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

  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。厉心婕毫不犹豫地投入她早已幻想了十多年的情境,她喜欢他的吻、喜欢他的碰触;她喜欢他,她好喜欢他!

  直到两人几乎都快喘不过气,宫劲彦这才意犹未尽地将他唇移开她嘴,转而用唇轻啄她滑嫩的香腮与耳垂。当他湿润舌尖扫过她耳朵的瞬间,宫劲彦得意地听见厉心婕隐隐传来一声细细的呻吟。

  像似受到了鼓舞,宫劲彦伸手端住厉心婕下颚,开始用唇探索她颊边与锁骨。厉心婕像迷失的小孩般,全然无助地揪著宫劲彦衣襟,身体因欲望与羞涩微微发红、颤抖。当他舌尖钻入她耳窝深处,厉心婕终於闭著双眼,嘴里发出求饶的喘息。

  「喜欢我这样碰你?」宫劲彦一边在厉心婕耳里呵气,一边低声说话。

  厉心婕脸羞红,只想把脸藏进他怀里不让他看见。

  但宫劲彦怎麽会愿意,他端起厉心婕下颚,氤氲著欲望的黑眸火热地凝视她绯红的脸庞。

  「我好愚啊,竟然迟了这麽久才发现你的心意,好在现在还不算太迟,等会儿回去,我马上订船票跟机票,我们明天就回台湾去。」

  厉心婕眨眨眼睛,好半晌才意识到宫劲彦在说什麽。「等等……我没听错吧?!明天就回去,这怎么可以!」

  「为什么不可以?」宫劲彦微笑的表情一垮。

  「当然不可以啊,因为我已经答应方云杉,他在加勒比海度假的这段时间,要当他的保镳。」

  我的老天!都什麽时候她还在说这种话?「你真以为方云杉找你来caneelbay,真的是要你保护他?你别太天真了好不好!他根本就是存心拐你来此,来个霸王硬上弓,什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!」

  「不管方云杉心里打什麽主意,重点是,我答应他了。况且他也帮我准备了不少东西——」厉心婕指指身上的衣服跟鞋子。「我没有办法在知道他可能会遇上危险的情况下丢下他,我会良心不安。」

  不可思议!宫劲彦瞠大一双虎目注视厉心婕。她真的以为她那些拳脚功夫,就能够保护得了方云杉?

  「不是我故意要吓唬你,而是你要了解,这年头的恐怖份子寻仇,已经不时兴用拳头用棒子打人了,他们拿的是枪耶,小姐!就算你手脚再快、再俐落,也比不过一颗子弹。」

  「如果事情真如你说的那样,那我就更不能离开。」

  眼见厉心婕仍旧坚持要留下,宫劲彦不但急了,也气了。方云杉那家伙是给了阿心什麽天大的好处啊,值得为他这麽拚死拚活,忽然,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宫劲彦的脑海——

  他心头一恼,忍不住乱猜测。「我看不是这样吧,这麽担心方云杉会受伤,连自个儿的命都不管了,你说,你是不是爱上方云杉了?」

猜你喜欢

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

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,妳说很舒服,突然就在我怀里睡着了,之后我抱妳上床,可是妳却反手一勾,把我拉倒在床上,还把我身上的睡袍拉开,像野兽

2020-03-14

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

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」「不行。」康苹正色。「我很坚持他得跟我一道进去。」眼见特助还想抗议,康苹突然斜睨着他,撂下一句:「不然由你帮我送进去?」「

2020-03-14

人常说恋爱中的男人运气好,才出海钓了一个多小时,一只小小箩筐便挤满肥硕硕的虾兵蟹将

人常说恋爱中的男人运气好,才出海钓了一个多小时,一只小小箩筐便挤满肥硕硕的虾兵蟹将,上钩率几乎达百分之百,每钓必中,哪有什么乐趣。欧石楠收起钓竿当了几分钟观众,一下子便决意早些

2020-03-14

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

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」。但不是,熟悉的家电摆设在在唤醒他神志——他没在作梦,眼前全是真的。是家庭环境使然,欧石楠父

2020-03-14

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

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。厉心婕毫不犹豫地投入她早已幻想了十多年的情境,她喜欢他的吻、喜欢他的碰触;她喜欢他,她好喜欢他!直到两人几乎都快

2020-03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