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2
  • 来源: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

  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」。但不是,熟悉的家电摆设在在唤醒他神志——他没在作梦,眼前全是真的。

  是家庭环境使然,欧石楠父亲与母亲感情并不和睦,一个渴求创造事业的颠峰,一个渴求丈夫的关注。自欧石楠七岁时两人离婚后,欧石楠便在一个接着一个保母的照顾下生活。他以顽劣做为报复,保母不堪其扰一个换过一个,接连出现的陌生人更加深他和人亲近的恐惧,不断恶性循环,型塑了现在的他的性格。

  他习惯一个人,讨厌陌生人的体温,更不喜欢在他尚未准备好之际,便和他人碰面说话。直到此刻,欧石楠才发觉自己决定得太草率,竟然会忽略了这么要紧的大事——他讨厌家里有陌生人在,更讨厌旁人故作亲切地帮他做这做那。他不需要。

  正打算冷言推拒,安本橙却选在这一刻,坐下来吃她自己那份早餐。叉起一口拌着水煮鲔鱼、红番茄和紫洋葱的尼斯沙拉入口,安本橙绽出一朵幸福的笑靥。

  看着她美味的吃相,欧石楠拒绝的意念蓦地变得薄弱。他看看桌上的餐点又瞧瞧安本橙,挣扎了数秒之后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。

  最好真的好吃……他在心里咬牙切齿道。

  切了一块牛奶煎饼入口,咀嚼了两下,即使偏激挑剔如欧石楠者,也不得不承认安本橙手艺精湛。的确美味!一口煎饼进肚后,他随即叉了一口沙拉。唔,竟然连沙拉也这么好吃。此时此刻,欧石楠也顾不得什么讨厌陌生人的念头了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  十分钟过后,欧石楠心满意足地放下手里的刀叉,捂着嘴轻打了一声饱嗝。

  直到这时安本橙才开口问:「再倒一点香蜂叶茶给你?」

  欧石楠转头看她一眼,为时已晚的戒备才重新回到他眼里,他动作极小地点了点头。

  喝干了茶后他才开口说:「你不需要这么做。」他指的是,他带她回来的目的,并不包括为他做早餐。

  安本橙垂头轻轻一笑。

  「在『生活花园』里,我已经习惯早餐多煮个三、四人份,每次一过早餐时间,又还不到中午吃饭时间,总会有人过来问我店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。」她抬头看着他。「你不觉得有些料理,就是要做多一点,吃起来味道才对?」

  欧石楠不下厨,无法确定她的话是否为真,不过她把他视为一般人的言词,又让他觉得老大不爽。他一向自认特别,他不高兴被人归类为一般人等级。不过这念头一窜过,他才又突然记起,他早先不是挺不高兴,觉得安本橙擅自为他做这做那的举动太过矫情?

  交杂在脑海里的矛盾令欧石楠一阵恼火。推开用完的餐盘杯子,他闷不吭声地离开厨房。

  「呃,请问——」安本橙赶忙起身问。「接下来一天,我是要跟您一道出去,还是……」

  欧石楠回头瞥她一眼,丢下一句:「十五分钟后准时出门。」

  屁股一坐定,欧石楠二话不说立刻展开工作。尾随他进门的安本橙一见他的表情,满肚子的问题又吞了回去。她叹了口气。

  来公司的路上她一直想问清楚,他带她来公司上班的目的,她可以做些什么,该坐哪里,该找谁报到,还有今后他打算怎么安排她的时间,她是否可以排休假,或者是得一直陪在他身边,直到一个月过去?

猜你喜欢

一出浴室,她便瞥见换上了休闲服的莫微尘靠在一大片落地窗前

一出浴室,她便瞥见换上了休闲服的莫微尘靠在一大片落地窗前,专注地望着窗外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穿着黑色以外的衣服——全白的休闲服将他的身形衬得更加挺拔,也将他贵族般的气息烘托到最

2020-04-21

此时,蓝天白云、云淡风清,一切尽在不书中。

此时,蓝天白云、云淡风清,一切尽在不书中。但刹那间,一切全变了,蓝天变得阴霾可怕,震天雷吼之後,暴风雨陡然降临。突然,一阵怪风将清丽女子卷向天空,似乎想将她吸入那阴霾黑云所生成

2020-04-21

方小米用力摔下电话,把所有的气出在无辜的话筒上

方小米用力摔下电话,把所有的气出在无辜的话筒上。昨天的事件加深了她的决心。这一次,她决定再也不理会他的纠缠,她要用行动来证明她的骨气与尊严!“妈,等一不再有找我的电话,就说我不

2020-04-21

最近几天,那只不要脸的恐龙罗旭东像吃错药一样

最近几天,那只不要脸的恐龙罗旭东像吃错药一样,一有机会就纠缠她,有时要找她聊天,有时要请她吃饭,她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企图,不过,她烦透了。原以为跑的够快,没想到,一只脚才踏出校

2020-04-21

一旁的魏芊芊对眼前这一幕,早已看的目瞪口呆

一旁的魏芊芊对眼前这一幕,早已看的目瞪口呆。她不假思索地起身,跟了出去。而在另一个包厢中,李姓家族的聚会,却因发现桐桐的走失而乱成一团。“小蔓,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?孩子走丢了都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