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7
  • 来源: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

  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」康苹正色。「我很坚持他得跟我一道进去。」

  眼见特助还想抗议,康苹突然斜睨着他,撂下一句:「不然由你帮我送进去?」

  「这可不行。」特助连连摇手。

  执行长送这箱钱去的目的,就是想多见康苹一面,明知这样他还胆敢帮她收下皮箱,呵,又不是打算回家吃自己了!

  特助匆匆领着两人前去敲门,一听见康苹来了,雷钧立刻起身相迎。

  不过当门一打开,瞧见康苹身后多了个人,而且还是个男人!雷钧一双眼倏地瞪得有如铜铃般大。

  「他……」是谁?!

  「雷执行长,我帮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柯崇恩律师。崇恩,这位是霆朝的执行长,雷钧先生。」

  虾、虾咪?!他没听错吧?康苹叫这个男的「崇恩」?

  雷钧一双虎目掠过柯崇恩白净斯文的脸蛋,后者朝他一笑,然后礼貌地伸出手预备和他一握,雷钧却当做没看见似的,径自转身走回办公桌后。

  不是滋味!雷钧可以感觉一股火气正在他肚里焚烧。

  她竟然叫他「崇恩」?!

  康苹将皮箱往旁边桌上一搁。「雷执行长,这是您下午送来的现金,4」0万,请您点收。」

  本以为康苹会以「文件」之类的比喻来说明皮箱里的现金,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当着柯崇恩直接挑明。雷钧不动声色地观察康苹的表情,意图探出她跟那个姓柯的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  雷钧迟迟不做点收的动作,只是径自坐在位子上审视她。

  康苹坐如针毡地瞪着雷钧脖子上的领带,她不敢直视他的眼,就是害怕她好不容易鼓足的信心,会因为瞧见了他的眼,功亏一篑。

  视线就落在领带好了,那是最好的位置,再上面一点又不行,看见了他的嘴,会想起他昨日那霸道又讨厌的吻;再下面一点也不妥,因为一定会被雷钧发现。

  「要雷执行长亲自点收好像说不太过去,不然这样吧,我去请特助过来?」

  眼见气氛荡到最低点,柯崇恩便提了个方法,康苹感激地瞅着柯崇恩笑了一下。她就是担心这种事,前一次和雷钧单独见面的「教训」,她可记得一清二楚。就是害怕他会再用他的任性或者行动压倒她,她才特别央请崇恩陪她过来。

  康苹这一笑,突然引爆了雷钧的妒火。

  她竟敢当着他的面,对其他男人笑得那么甜!他决定给他们一点教训!

猜你喜欢

一出浴室,她便瞥见换上了休闲服的莫微尘靠在一大片落地窗前

一出浴室,她便瞥见换上了休闲服的莫微尘靠在一大片落地窗前,专注地望着窗外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穿着黑色以外的衣服——全白的休闲服将他的身形衬得更加挺拔,也将他贵族般的气息烘托到最

2020-04-21

此时,蓝天白云、云淡风清,一切尽在不书中。

此时,蓝天白云、云淡风清,一切尽在不书中。但刹那间,一切全变了,蓝天变得阴霾可怕,震天雷吼之後,暴风雨陡然降临。突然,一阵怪风将清丽女子卷向天空,似乎想将她吸入那阴霾黑云所生成

2020-04-21

方小米用力摔下电话,把所有的气出在无辜的话筒上

方小米用力摔下电话,把所有的气出在无辜的话筒上。昨天的事件加深了她的决心。这一次,她决定再也不理会他的纠缠,她要用行动来证明她的骨气与尊严!“妈,等一不再有找我的电话,就说我不

2020-04-21

最近几天,那只不要脸的恐龙罗旭东像吃错药一样

最近几天,那只不要脸的恐龙罗旭东像吃错药一样,一有机会就纠缠她,有时要找她聊天,有时要请她吃饭,她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企图,不过,她烦透了。原以为跑的够快,没想到,一只脚才踏出校

2020-04-21

一旁的魏芊芊对眼前这一幕,早已看的目瞪口呆

一旁的魏芊芊对眼前这一幕,早已看的目瞪口呆。她不假思索地起身,跟了出去。而在另一个包厢中,李姓家族的聚会,却因发现桐桐的走失而乱成一团。“小蔓,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?孩子走丢了都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