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

  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,妳说很舒服,突然就在我怀里睡着了,之后我抱妳上床,可是妳却反手一勾,把我拉倒在床上,还把我身上的睡袍拉开,像野兽似的黏在我身上怎样就是不肯放……」

  啥米?!康苹瞪大双眼。「啊?这怎么可能……」

  康苹还没说完,雷钧便噗地笑出声来。他伸手搓揉康苹长发。「妳真的很好唬耶!想也知道我是在玩笑的,我哪那么厉害,能一边读合约一边被妳肆虐!」

  「后!这玩笑不好笑好吗?!」若不是平躺在床上,康苹铁定跺脚。「看你讲得正经八百,害我还以为我真的做了那些事……」

  「好啦,为了弥补妳跟鼓励妳,等会儿带妳去一个特别的地方。」雷钧点点康苹皱起的鼻头。「意下如何?」

  「是好玩的吗?」

  「保证妳一定喜欢。」

  雷钧牵着康苹上了一艘白色双帆船,船夫吆喝一声,船开始顺着风往前开。

  「好漂亮的海。」康苹望着蓝得透底的海面。星星水花溅起,咸咸的海风徐徐,感觉囤积在体内的疲惫,都被眼前这阵风吹到不知名的地方去。

  「妳以为我只是带妳来看海?」立在船头,裸裎着胸膛的雷钧哈哈一笑。「呵,先把妳的赞美留着,等会儿还会有更妙的东西出现。」

  话还没说完,船夫突然用义大利话说了一句什么,雷钧扬声回应,随后他从短裤口袋里拿出方巾,示意康苹闭上眼睛。

  「干么那么神秘……」康苹嘟囔,但眼见雷钧那么坚持,她只好配合。

  「五分钟,我说好了就帮妳拿下来。」

  眼睛被蒙住,其他的感官反而变得灵敏,突然间康苹感觉到海风变小,空气间的压力也有了些许改变,还有,连船上的马达声也突然停止。正当她狐疑想出声询问,蓦地听见雷钧说话。

  「我现在要把方巾拿下来喽!一、二、三。」

  康苹视线洞开,然后她双眼一瞠。这是……一个山洞?

  「这里这里。」雷钧指指船下,康苹顺着他指示一望,哇!好蓝的海。

  若说方才见到的海,蓝得透明,眼前她所见的,便是漾着如宝石般光泽、如梦般的靛蓝色海洋。

  雷钧解释。「这儿就是卡布里的名产,蓝洞。」

  船夫将帆船靠岸,然后驾好木板,招手要雷钧康苹下船瞧瞧。站在有如火车隧道般的蓝洞岸边,弯腰便可看见漂浮在水里的透明水母,康苹忽然觉得眼前一切就像梦般下真实。

猜你喜欢

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

昨晚发生太多事,我得仔细想一下……啊,我想到了,昨晚我帮妳按摩,妳说很舒服,突然就在我怀里睡着了,之后我抱妳上床,可是妳却反手一勾,把我拉倒在床上,还把我身上的睡袍拉开,像野兽

2020-03-14

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

既然这样,那这位先生就毋须跟康律师一块进执行长室……」「不行。」康苹正色。「我很坚持他得跟我一道进去。」眼见特助还想抗议,康苹突然斜睨着他,撂下一句:「不然由你帮我送进去?」「

2020-03-14

人常说恋爱中的男人运气好,才出海钓了一个多小时,一只小小箩筐便挤满肥硕硕的虾兵蟹将

人常说恋爱中的男人运气好,才出海钓了一个多小时,一只小小箩筐便挤满肥硕硕的虾兵蟹将,上钩率几乎达百分之百,每钓必中,哪有什么乐趣。欧石楠收起钓竿当了几分钟观众,一下子便决意早些

2020-03-14

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

眼前画面,若不细想,他还当真以为自己回到了七、八岁时,每天晚上作梦梦见的「我的家庭」。但不是,熟悉的家电摆设在在唤醒他神志——他没在作梦,眼前全是真的。是家庭环境使然,欧石楠父

2020-03-14

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

猛烈的情潮在她体内迸发,从嘴唇到脚——不,是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。厉心婕毫不犹豫地投入她早已幻想了十多年的情境,她喜欢他的吻、喜欢他的碰触;她喜欢他,她好喜欢他!直到两人几乎都快

2020-03-14